《爱家话题》拿下愤怒的面具

◎赵守箴/卫理协谈中心兼任心理师

情绪有一种特性,就是愈沉浸其中,那种情绪就会愈强烈而壮大;怒气是可发的,但是也需要设下限度。

当你在生活中遭遇一连串不顺遂的状况下,什幺感受最能反应出当下的挫折感呢?是「失望」、「沮丧」还是「生气」?

在我常去的餐厅,常常看到一个小女孩。她是另一个客人家中的独生女,总是来到餐厅找老闆的孩子玩。我观察到,当店里有客人佔了这小女孩想坐的位置,或是听到老闆的孩子说:「妳跟我玩这个,因为我不想要玩妳的游戏!」小女孩就会低着头、抱胸、瞪眼,最后生气地剁脚离开。

用愤怒掩饰脆弱

「挫折」让人直觉地联想到沮丧,但是小女孩先用生气来表达。面对一个身高一百公分不到的孩子,用生气来处理挫折的情绪,在成人看来没有什幺杀伤力,但是生气却可以让孩子感到自己有力量,而不是经历挫折退却软弱。诺曼‧莱特(H.Norman Wright)说:「孩子很快就能学会『生气』的感觉比痛苦的感觉好受多了…」当愤怒能增强力量,让孩子感觉自己没那幺脆弱。

事实上,不只是孩子,成人也会用愤怒来逃避脆弱、受伤和痛苦。比如说,有些伴侣因为分手过程中受到伤害,像是发现对方不忠而分手,或是对方分合说词一再反覆不定,等到真正分开之时面对受伤的情绪者,便会转而愤慨地认为:对方怎幺可以做出这些违逆良心的事情?为什幺没有人发现此人的虚伪…并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。

然而,伤害造成之后,即使一方做再多弥补,也只能补偿物质外在部分,愤怒只是延长痛苦和伤害的癒合期,强装出身旁的人所期望的坚强,却没有办法得到内心的平复与安慰。

诺曼在接触孩子和成人情绪问题后,在《孩子的情绪导师》一书中提出:「每当遇见愤怒、卑劣、咄咄逼人又讨人厌的小孩或青少年,我们首先要做的是,从他的愤怒中看见背后隐藏的悲伤情绪…隐藏在大多数愤怒情绪后面的,正是伤害与悲伤。」

处理怒气而非任凭生气

有些父母在孩子情绪恶劣时,就会先制止孩子生气,但大多数人都把「愤怒情绪」跟如何「表达愤怒」混淆了,「愤怒」应是一种情绪,而「攻击」是一种行动。

圣经中有多处提到处理生气、愤怒的教导,提醒怒气是可发的,却需要设下限度;例如:「生气却不要犯罪,不可含怒到日落」(以弗所书四章26节);或是,「不轻易发怒的,大有聪明;性情暴躁的,大显愚妄」(箴言十四章29节)。因此,重点是教导孩子处理愤怒,而不是任凭怒气发作。

情绪有一种特性,就是愈沉浸其中,那种情绪就会愈强烈而壮大。比方说,如果今天遇到一点不顺的事情,和朋友吐苦水,刚开始是宣洩,但等到三次、五次、十次之后,郁闷的心情就愈加沉闷。愤怒也是如此,当你一再地表达愤怒,你并不是在自我清除这种情绪,而是在实践它。

当一个人任凭所有的愤怒情绪宣洩而出,实际上却是让它全部回到自己里面来;更糟的是,任凭愤怒倾泻,不但伤人伤己,愤怒也把亲密关係隔绝了。

在谘商过程中,我常遇到有情绪方面困扰的当事人,并发现有些当事人对自己的情绪起伏不太了解。例如问当事人:什幺情况会让心情好转?什幺情况则会让心情恶劣?自己做了什幺对心情好转有帮助的事?当事人会回答:不知道、自然就好了、没办法控制…,但如果愈能了解情绪的转变,就愈有能力管理情绪而不压抑逃避。

了解情绪 不再逃避

诺曼‧莱特提出几个具体步骤来协助父母处理孩子情绪:

一、不要作生气的坏榜样:

二、坐下来观察,不要说话。

三、对你定下的规矩,绝不妥协。

有些父母在处理孩子的生气、胡闹时,也会同样展现出气急败坏的模样,或是恐吓道:「你再这样我就要打人啰!」当父母不因孩子生气而生气,就是一种对于孩子的良好示範。

而透过记录事情发生经过,之后再一起讨论,不要让孩子觉得情绪过去就算了。父母坚持要在情绪和事件中有所学习,但是不要争执,可以改用同理孩子挫折的方式,避免冲突。比如孩子没完成功课却想看电视,父母可以说:我能理解错过想看节目的心情,但是你仍然要先完成今天的功课─帮助孩子面对挫折,而不与孩子的生气起冲突。

父母或是辅导者可以帮助孩子经历情绪,愤怒不能让受伤、害怕、挫折转消,透过釐清这些感受,从中与父母讨论,学习到新的观念和方法时,孩子才能从受伤、害怕、挫折中学到情绪感觉似乎会淹没人,却不致使人无望。

圣经箴言:「趁有指望,管教你的儿子;你的心不可任他死亡」;「教养孩童,使他走当行的道,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」在孩子年幼时,能够学会调适情绪,在往后的人生中,遭遇不顺遂时,孩子才能有正确观念去发展健康的身心,就不会用睡觉、打线上游戏、酗酒或用药过量的方式来逃避,能够了解自己的负面情绪,从中有合宜的调适,就不会伤害自己或他人。2011.12.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