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爱家小窗口》孩子回家总像斗败公鸡

◎毛琼英(作家)

晚上九点多了,力欣看见从补习班放学回家的独子皓文进了家门。他已经升国二了,还是个小个子,像他爸一样。儿子背着大书包火速闪进自己的房间,啪一声锁上了房门。

《爱家小窗口》孩子回家总像斗败公鸡

拒绝被关心的孩子
她在后面追着问:「今天学校怎幺样?」

皓文没答腔。她又紧接着重複问话。「有怎幺样吗?还好吗?」

皓文在房间里大声吼叫:「妳不要再问了好不好?天天都问同样的话,烦死了。」

她愣在一旁,不知该如何反应。丈夫从电脑前面站起来,拍拍她的肩,算是给个安慰,很快又回到他的网路世界里了。

力欣看看背对她的丈夫、想想关着门的儿子,这两个人几乎是她生活的全部,却让她有如此深的无力感、孤独感。力欣退到厨房一角,上个月,老师找她谈话的画面又浮现脑海。老师说,因为皓文个子小,个性又内向,常会被班上同学取笑。因此儿子在学校不是很快乐,要请家长留意。

老师没有特别细说,皓文则死也不肯告诉她在学校发生了什幺事。那天以后她就只有不断观察儿子的一举一动,仔细揣摩可能的事件。常见皓文回家都是一副斗败公鸡、垂头丧气的模样。她的心是多幺痛啊!

力欣曾举了拿破仑等名人的例子,告诉儿子,矮没关係,神是以我们的本相来接纳我们,不要去在意别人怎幺说、怎幺看你,自己要用好成绩、考上好学校来证明给别人看…。

皓文刚开始还会听一两句,久了便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最后居然恶狠狠地说:「够了,你懂什幺嘛!」

《爱家小窗口》孩子回家总像斗败公鸡

除了祷告 还能做什幺?
从小呵护在怀里的儿子会这样呛她,实在是力欣始料未及的,叫她伤心难过。丈夫则只会作壁上观,不痛不痒地告诉她:「孩子大了,妳不用唠唠叨叨跟他说那幺多,他很快就进高中了,这是过度期,我以前也这样,没什幺大不了。」

力欣知道这是过度期,但是媒体、网路天天都报导许多霸凌事件,她害怕皓文过不了这一关…。除了为他祷告、陪伴他之外,还能做什幺?
***
力欣的忧虑确实是目前许多家长、老师共同担忧的问题。无可否认,媒体、网路所散发的负面力量、暴戾之气,实在让全民受害,也让原本情绪不稳定、正值青春期的孩子们容易产生脱序的现象。

力欣是很棒的母亲,时时关心孩子的情绪,更努力建立孩子在信仰上的正确观念。不过,此时的孩子可能需要的是更多接纳而非说教。因为在此阶段的孩子已有沈重的课业压力,自己的身心又在无法掌握的变化当中,他们可能还不懂得尊重别人,包括父母在内。

《爱家小窗口》孩子回家总像斗败公鸡

价值体系要在家中建立
青少年需要同侪间的归属感、认同感甚于对父母的倚赖,因此皓文的反应能够理解,倒是父母不容易走进孩子那种被同侪撇下的孤独世界,不容易产生同理心。

当然,在孩子有出言不逊的情况时,还是应该被纠正的。

建议力欣密切和老师保持联络,更清楚了解皓文在学校的情形,同时也要求丈夫一起来陪伴儿子。皓文回家后,爸妈要同心,规定他以较为轻鬆的方式在饭桌上吃个宵夜,而不是立刻进房间锁门。

爸爸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和儿子来个「男人间的对谈」,也可分享他自己在这个阶段的成长故事,他是如何面对甚至克服那些负面情绪或是人事物的。

无论孩子的课业多重,心情多差,家人在一起说话、分享的时间绝不能被任何事物取代。

皓文渴望被同侪接纳,但是父母的支持、陪伴,家人同在一起祷告的时间必然是建立价值体系的基石,可以帮助孩子们度过困难的岁月。

「你们作父亲的,不要惹儿女的气,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。」(以弗所书六章4节)